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物

李东生五虎将出走内幕杨伟强是战略牺牲品

时间:2018-10-26 20:33:48|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李东生五虎将出走内幕 杨伟强是战略牺牲品

“鹰是世界上寿命最长的鸟类,它一生的年龄可达70岁。要活那么长的寿命,它在40岁逐渐衰老时必须作出困难却重要的决定。鹰首先用它的喙击打岩石,直到其完全脱落,然后静静地等待新的喙长出来。鹰会用新长出的喙把爪子上老化的趾甲一根一根拔掉,鲜血一滴滴洒落……”

去年7月份,李东生带领TCL踏上延安寻根之路,发表《鹰之重生》这篇震惊业界的讲话。当时,他带领下的TCL正处于年中报表亏损7.38亿元的困境当中。而2005年李东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信心十足地表示,集团会在一年之后扭亏为盈。

目前看来,TCL这只“天命之年”的老鹰,还在为更长寿命的决定而继续着战略转型之痛。而这一痛,始于TCL踏上国际化战略之后,直到现在。正如李东生所比喻,如果新长出的喙指代国际化转型,那么用新喙拔掉趾甲则是集团高管的接连出走。

日前,TCL电脑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原总经理杨伟强辞去公司总经理一职,数日后,原集团副总裁易春雨因个人原因辞职。接连爆发的高管辞职事件,瞬间在业内引发热议。

不少上媒体推出专题,历数TCL出走高管的名单。面对这一串声名赫赫的名字,越过事件表面,看国际化转型之路,似乎是李东生与手下“虎将”合与分的转折点。

万明坚:李东生不再包容

万明坚在商业评论人士看来,素有一股“虎”气,当初处于低谷的TCL移动,是万明坚主动游说李东生进军领域以求改观。

李东生对于万明坚的态度算是有所包容的。进军领域第一年并没有扭亏为盈,当时集团内部已对万明坚颇有微词。而面对万明坚“绝不妥协”的表态,李东生也决定在领域继续掷下赌注。

万明坚最终没有辜负李东生的期望,凭借集团8000万注资,一时间销售额创下100亿元的战绩。相信读者对于韩国明星金喜善代言的“钻石系列”至今仍颇具印象。正是TCL通讯业务,在当时TCL家电利润普遍下降,IT行业投资巨亏的局面下一枝独秀。至此,万明坚奠定了其在李东生心目中的干将地位。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2004年洋品牌一举反攻,国产陷入低迷状态。此时,TCL在国际化战略的指导下,与阿尔卡特合资成立TCL通讯公司。

此次合资依然挽回不了业务的颓势,市场的压力让万明坚再次陷入危机。TCL通讯2004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销售收入比上年锐减16亿元,净利润同比下滑50.4%之多。

危机之下,李东生一己之力已抵不住集团“换人”的呼声。形势不饶人,国产的全面溃退,就凭TCL也无法力挽狂澜。最后,连李东生自己也看不到业务的改观,断然作出换人的决定。

“TCL移动业务缺乏系统性,过去的做法更多的会依赖管理者,就是说依赖企业领导人自身对市场的这种感悟,现在TCL移动业务在管理系统要做比较大的改革。”李东生当时对媒体的表态,似乎看出他对于万明坚的包容随之破灭。

TCL的万明坚时代,伴随集团国际化战略而宣告终结。

杨伟强:战略之下的牺牲品?

如果说TCL业务功臣有万明坚,那么在PC业务则有杨伟强。

当时李东生能给杨伟强的,只有TCL这块靠背的大牌子,面对没有任何经验和基础的IT行业,是杨伟强带着5个人硬是坚持到不久前的离职。从2002年起,TCL电脑开始进入全国前五的位置,2005年TCL电脑实现利润3700万元人民币,在二线PC品牌中,成绩相当不错。

然而据传,2001年TCL电脑尚处于亏损阶段之时,杨伟强差点被李东生开除掉。当时的李东生还在家电领域施展手脚,对进军IT行业似乎兴趣不大,因此对于杨伟强的PC业务“不看过程,只看结果”。

如今,TCL已踏上3C转型路,PC领域已然成为集团核心业务,可是尽管李东生公开允诺PC业务不出售想给杨伟强一颗定心丸,却为时已晚,杨伟强离职已成事实。

这一过程,依然归咎于集团国际化道路带来的结果。2006年上半年,总部正顶着巨额亏损的压力之际,杨伟强正铆足劲为PC业务的市场扩张发力。但是下半年,伴随集团在欧洲业务巨额亏损的背景,PC业务不得不作出让步。此前负责集团市场运营的副总裁袁信成批给电脑的3000万市场推广费用被收回,致使PC业务的市场推广力度也大幅缩减。

面对这一结果,杨伟强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这个意外是我没有想到的。”

李东生在转亏压力之下,难给PC输血,而此前PC业务引入战略投资者的消息也甚嚣尘上。当施展空间失去吸引力,杨伟强的离职算是必然。IDC万宁也表示,是李东生的战略决定杨伟强的离开。

易春雨:国际化战略的埋单人

事情还得从2004年说起。

2004年7月,TCL与法国汤姆逊合资组建的全球最大彩电企业TTECORPORATION(简称TTE)在深圳隆重开业。

至此,李东生带领TCL,在国内外一片褒贬不一的议论包围之下,迈出国际化战略的重要一步。而国际化战略的背后,易春雨称得上是得力的助推手。

易春雨可谓TCL集团海外市场的元老。在TCL集团,易春雨被认为是李东生国际化战略最坚定的支持者。顶着“中国企业国际化先锋”、“TCL新兴市场布道者”头衔的易春雨,确实为TCL立下汗马战功。自1998年,易春雨辗转100多个国家,带领TCL团队在亚非拉美、大洋洲、欧洲等区域市场开拓跨国经营业务。TCL集团在每年的销售额当中,海外市场贡献率由8年前不到5%迅速上升至54%。

据媒体报道,在一次TCL高层大会上,李东生亲手把汤姆逊集团总裁赠送给他的手表转赠给易春雨。此举被认为是李东生表达对易春雨喜爱的一种方式。

好景不长,TCL多媒体发布的2006年财报数据显示,在欧洲市场失利的同时,其他市场的业绩也未能尽如人意,甚至是易春雨执掌的国际化“亮点”——新兴市场,也首次出现亏损。

话还是要说回李东生现时的处境,为了兑现实现盈利的支票,海外业务只能该砍的砍,开收缩的收缩,转而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但是目前的亏损总得向股东有个交代。易春雨的离职,自然让人想到是为李东生的国际化战略担责。

袁信成、胡秋生换岗离职:

诸侯文化受打压?

高管的变动远不止上述三位。

去年6月,袁信成辞去其担任的公司董事及首席运营官职务,转而担任TCL集团董事长高级顾问及深圳幸福树电器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同时,胡秋生辞去其所担任的董事及高级副总裁职务

李东生五虎将出走内幕杨伟强是战略牺牲品

。今年5月,吕忠丽辞去其担任的执行董事和高级副总裁职务,辞任后继续担任TCL集团财务有限公司董事长职务。

李东生当年携手开创TCL恢弘场面的众元老相继换岗、离职。有评论称,当年袁信成、胡秋生等人极力反对李东生的“大跃进”式的国际化,结果被“打入冷宫”,备受冷落。而李东生却对国际化战略抱有坚定不移的信心!他曾多次向媒体强调,海外收购扩张并没有错。由此,意见的分歧导致最后散伙便显得情理之中。

去年李东生接手TTE时推出了“回避”制度,即亲属和关联人员不得在同一部门同时任职,随着万明坚、赵忠尧和胡秋生的相继离开,以往TCL组织架构中存在的“山头主义”、“诸侯文化”受到了打压。

TCL品牌管理中心总经理梁启春向媒体表示,TCL的管理层新老交替业已完成,“新团队更年富力强、具有更深厚的国际化背景”。俨然在国际化步调之下,集团理念的求同也在悄然进行当中。

李东生手上掌握着生杀予夺的权力,但手下“虎将”的离开,每次都是迫于市场的压力,也许并非他所愿。每回挫败,总需要有人牺牲,这也是李东生指导下的国际化战略而开出的收益支票迟迟没有兑现所致。但对于一个致力国际化转型的企业来说,人才的流动乃家常便饭,真正让企业产生滚滚利润的,始终取决于内部运作机制这一决定因素上。

对于诸多离职的虎将,从人性上的角度来说,李东生或许心存惋惜与不舍,然而当他置身于国际化战略十字路口时,再多的惋惜与不舍,也不能阻挡他手中的TCL盈利和扩张的最终目的。